推廣 熱搜:

騰格里沙漠“濃縮”黑液20天清出4萬噸

   日期:2019-11-11     瀏覽:4    評論:0    
核心提示:騰格里沙漠濃縮黑液20天清出4萬噸 騰格里沙漠再現污染,總面積約12萬平方米,相關公司涉環境違法行為被立案調查10月23日,施工人
 騰格里沙漠“濃縮”黑液20天清出4萬噸 騰格里沙漠再現污染,總面積約12萬平方米,相關公司涉環境違法行為被立案調查
 
 
10月23日,施工人員將裝有污染物的噸袋,擺放在一片鋪設有防滲膜的臨時堆場。陳杰 攝
 
 
隱藏在美利林區內的污染地,經記者調查,總共有14處污染點,最大的面積有80多畝。陳杰 攝
 
 
固體污染物覆蓋的區域,寸草不生。陳杰 攝
 
 
10月18日,林場企業環保工作人員到現場取水樣,準備送檢。陳杰 攝
 
 
10月23日,施工人員在一片平地上鋪設防滲膜,準備放置裝有污染物的噸袋。陳杰 攝
 
近日,寧夏中衛市“騰格里沙漠邊緣再現大面積污染物”的消息引起生態環境部高度重視,11月9日已派出工作組趕赴事發現場,對問題進行調查核實,并將及時向社會公布調查結果。
 
據新京報記者10月16日現場調查發現,污染物為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紙漿生產線早期產生的廢棄物。10月18日,新京報記者向中衛市委進行了情況反映,中衛市委、市政府立即安排市生態環境局、市自然資源局、市水利局等單位對問題調查核實,責令有關部門和涉事企業立即整改。
 
目前,現場正在進行污染物清除。截至記者發稿時,中衛市清挖污染物約4.2萬余噸,均被裝袋封存,待屬性鑒定結果明確后采取相應處置措施。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對寧夏美利紙業集團環保節能有限公司涉嫌環境違法行為進行立案調查。
 
污染物系十幾年前的造紙黑液
 
在中衛市距離騰格里沙漠最近、風沙最大的“西風口”,有一片占地二十萬畝的美利林區。污染場地就隱藏在林區之內,距沙坡頭自然保護區邊界大概600多米。
 
10月16日,記者在一處“傾倒坑”前看到,這個坑長430多米,寬120米多米,面積大約在5萬多平米,約80多畝。黑色污泥從沙子里斷續露出,形成造型各異的大小“圖案”,沒有任何防滲措施,氣味刺鼻。
 
因為剛剛下過雨,有些地方積了水,甚至會讓人錯以為這里的地貌原來是水澤湖泊。
 
2003年到2011年期間在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做過安保巡視工作的野保志愿者李根山說,“十幾年前,我們曾經陸續發現五六頭黃羊陷在污染的淤泥中出不來死了,后來紙業職工把黃羊弄出來處理掉了。”
 
李根山用一截樹干插進鐵鍬挖開的污泥里,一下插進去1米多深,帶出來的都是黏膩惡臭像瀝青狀的黑色固體,刮去污泥,鐵鍬上沾滿一層油膜。“表面的殼原來特別硬,用鐵鍬挖都挖不動,前兩天下了雨,軟了些,才能挖得動,這十幾年了,每次下雨都往下滲,這地下水肯定被污染了。” 李根山說。
 
記者在干的污泥表面行走,腳下晃動,像是踩在一塊老豆腐上。
 
幾位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老職工回憶,這些傾倒坑所在位置最初是騰格里沙漠里的沙丘。原美利紙業在造林過程中,動用了300臺重型挖掘機,平掉了2萬座沙丘,用麥草方格固沙成一塊塊田,然后再在田里種上樹,以形成綠樹連綿不斷的林區。坑是企業修路的時候挖的,從沙丘挖下去四五米深,取出里面的碎石在沙子上鋪路。
 
知情人告訴記者,為修路挖的坑后來成了現成的廢液傾倒點。十幾年前,有老職工親眼見到美利紙業生產紙漿時產生的黑液被卡車拉來傾倒到這個坑里。“這樣的坑當時有不少,你現在看那些不長樹的地方,沙子下面基本都是”。
 
用無人機從空中俯瞰,這些傾倒坑大的有幾十畝,小的有半個籃球場大小。因為被黃沙掩蓋,看上去是斷續分布。
 
記者了解到,這片20萬畝的林區現在屬于中冶美利西部生態建設有限公司, 該公司為中國誠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央企)全資子公司。林區環保工作交由中冶美利云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負責。
 
11月10日,中衛市委宣傳部提供的信息顯示,美利林區發現的黑色黏稠狀物質系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在1998年至2004年期間制漿生產產生的造紙黑液。當時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由于沒有黑液回收系統,生產產生的造紙黑液委托寧夏美利紙業集團環保節能有限公司處理,1998年到2002年寧夏美利紙業集團環保節能有限公司將一部分黑液傾倒至美利林區。2002年至2004年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陸續建成了兩套黑液回收系統,期間由于黑液回收系統運行不穩定,也有部分黑液傾倒至美利林區,2004年之后利用黑液回收系統處置。2015年2月,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制漿生產線永久關閉,該公司再未產生過造紙黑液。經對污染現場進行調查,在美利林區共發現14塊污染場地,總面積約12萬平方米,約180畝,污染土壤的厚度在20厘米到4米多。
 
已清理污染物4萬余噸
 
10月18日,新京報記者就“騰格里沙漠邊緣再現大面積污染物”向中衛市委市政府進行了情況反映。中衛市委和市政府高度重視,連夜安排市生態環境局、市自然資源局、市水利局等單位組成專班,對問題現場調查核實,責令有關部門和涉事企業立即整改。
 
中衛市委書記何健表示,要及時調查,及時監測,及時處理,及時給出解決方案。
 
10月19日,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局長趙鳳山告訴記者,通過現場排查,確認了污染現場的存在,而且面積很大污染嚴重。市里專門就這個情況開了專題會議,要求全力以赴,堅決整改。接下來將邀請專業公司進駐后做詳細調查,根據現場情況、污染性質,然后專家提出整改意見,制訂方案,定審方案,實施整改。
 
趙鳳山表示,按要求,誰污染誰治理,雖然是過去的事情,但是公司還在,責任主體還是企業。即使是歷史遺留問題,也要依法依規進行整治。
 
美利云黨委副書記馬小林稱,“年代太久了,我們不知道這個事情。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1986年建廠,經過4次擴產,全部采用堿法,2001年10月份開始上紙漿黑液回收設備,先后上了3套,我估計2004年之后應該沒排放過。”
 
中衛市委宣傳部網信辦胡主任認為, 2014年9月,《新京報》報道了騰格里沙漠污染事件,使騰格里沙漠成為輿論焦點,這幾年中衛采取一切辦法,防止騰格里沙漠污染類似問題在這里重演。但是依然很難,歷史欠賬多,正在逐步化解。
 
10月20日,美利林區污染場地清理工作全面展開。
 
中衛市生態環境局檢查大隊執法人員張龍告訴記者,第一天是人工開挖,但是土層太硬,而且污染物太黏稠,工人特別消耗體力,以后會調來挖掘機和推土機來挖。按計劃先把表面的黑色黏稠污染物挖出裝入噸袋中。因為污染物體量非常大,預計整個清除需要兩個月左右。
 
第三方環境治理公司北京博誠立新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具了《應急處置工作的指導意見》,博誠立新公司工作人員宋磊現場進行指導,他表示,1號坑旁已推出臨時應急堆場,經場地底部壓實,在底部鋪上防滲膜采取防滲措施,然后把挖出黑色污染物、包括土壤,裝在防漏的噸袋里,暫時集中堆放。
 
宋磊說,黑色污染物里液態的東西滲下去了,或者隨著雨水沖走了,現在就剩下了固態的東西,以木質素為主,還有一些糖分,總體毒性不大。但作為污染物,肯定要先清出來。同時采集樣本送到第三方實驗室,進行污染物相關因子的檢測,通過風干、研磨等嚴格流程,一個土樣大概要7-15個工作日。
 
截至發稿前,這批土壤樣本的數據已出結果,經過對污染物的ph值、氰化物、重金屬、揮發性有機物等取樣檢測,污染物ph值在9-10,檢出苯酚等有毒物質,濃度不高,初步判斷為一般性污染物。
 
資料顯示,苯酚屬高毒物質,人體可經呼吸吸入、食物和飲水攝入、經皮膚吸收,攝入一定量會出現急性中毒癥狀,長期飲用被苯酚污染的水可引起頭昏、瘙癢、貧血及神經系統障礙。
 
生態環境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專家庫專家,北京博誠立新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陳波洋表示,這個數據目前只是初篩,作為即將開始的場地調查的參考;另外要采集14個污染片區, 100個樣本會送檢到上海化工研究院,做危廢的定性,要根據危廢鑒別的標準名錄,進行定性掃描,看看究竟有哪些污染物存在,再定量檢測,制定后續的處置方法。
 
陳波洋說,污染物清理完后,還要對場地地下水進行調查,固廢下面為松散層,松散層之下就是地下水,所以,污染肯定進了地下水。
 
截至11月9日,美利林區清理出的造紙黑液已裝噸袋4.7萬袋,約4.2萬余噸。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對寧夏美利紙業集團環保節能有限公司涉嫌環境違法行為進行立案調查。
 
“可不敢把這片林子再破壞了”
 
大面積的污染,也讓人們對這20萬畝美利林區的未來感到了擔憂。
 
在中衛,這片林區對當地人來說至關重要。
 
根據中衛市委宣傳部提供的資料,這片以速生楊為主的造紙原料林,曾經把騰格里沙漠整整逼退了10公里。有效阻擋了風沙南侵,使中衛市周邊30多萬畝農田得到有效庇護,沙區生態也得到了極大改善。
 
過去提到西風口,當地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沙塵暴。據說沙塵暴最厲害的一次,不僅把成群的羊刮到水渠里淹死了,還有許多居民家的陽臺整個被刮飛。
 
在美利林區的定北墩住了25年,今年80歲的宋崇仙、任淑珍夫婦告訴記者,沙塵暴大的時候,在地面上都站不穩,滿天的飛沙走。伸手不見五指,眼睛都睜不開,沙塵暴的那個聲音,小孩子都害怕,用被子蒙住不敢起來。
 
2000年,美利紙業決定在西風口營造速生林。
 
相關老職工告訴記者,麥秸草是美利紙業最初造紙的主要原料,而木漿木材是造紙的另一大原料,與麥秸草相比,后者的產品質量高出一大截,而且污染幾乎少一半。美利紙業決定用木材代替麥秸草,于是公司要求每人每年必須種500棵樹,20多萬畝速生林在沙漠中拔地而起。
 
2006年初,美利紙業形成水資源循環利用。經過污水處理廠處理的老廠區的廢水經過地下管道,又經過100多米的四級揚水泵站,流入了林區。而速生林基地排出的水通過排水溝集中存儲,處理完后到工業園區做生產用水,之后的水在園區的污水處理廠處理后再回歸灌溉水系統。
 
在沙漠地區建設林紙一體化工程,當時在國內引起比較大的反響,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曾把治沙造林的美利人譽為時代的英雄。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也一躍成為西部最大的造紙企業。
 
按照理想設計,作為造紙材的速生楊,5年就能到最佳生長期,一個根系可以長兩到三茬。最短的十年以后挖掉重種,最長的15年以后重新栽植。
 
騰格里沙漠年均降雨量只有180毫米,蒸發量卻高達1900多毫米,記者在現場看到的速生林,各片區長勢差別大,有的地方成片的樹出現倒伏死亡。
 
中衛市自然資源局李副局長告訴記者,美利林區的生態作用確實明顯,有效攔阻了沙塵暴。中衛人民對這片林子也特別重視、關注。但是它本來的設計是經濟林,與公益林、防護林的栽種規格、方式不一樣,經濟林的密度太大,樹小的時候不要緊,隨著樹長大,水和營養跟不上慢慢就退化了,另外,速生林本身的壽命就在10年左右。以林子現在的退化狀態來看,轉入公益林和防護林更好,將來會考慮更換樹種,引進新的灌溉技術等。
 
中衛市生態環境局局長趙鳳山表示,“這個林子處在我們城市的大風口,林子一旦沒有了,每年冬天的沙塵就要吹過來,對于中衛市的生態屏障非常明顯,生態效應非常明顯,可不敢把這片林子再破壞了。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辽宁35选72019年走势图